如果你仍然认为公司的首要职责—的确,这是其唯一职责—是利润最大化,那说明很可能你还没有遇见莫文·金(MervynKing)。金是南非公司治理方面的权威,他讲过学,做过顾问,足迹走遍39个国家的公司、大学和其他机构。

金说,“我现在的使命就是改变人们的固有思维。这件事使我充满激情,我整天都在飞行奔波。”

金现年73岁,是一位退休法官,现任全球报告项目组织(GlobalReportingInitiative,GRI)的主席。自从2002年世界可持续发展首脑会议以来,金就一直在谈可持续报告的重要性

部分原因是由于他的倡导,到2015年,经合组织成员国的所有大中型公司将必须提供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ESG)报告,如果做不到,则必须解释原因,而且理由必须充分。

金解释,传统的财务报表是往后看的,而考虑公司的未来可持续性则是利益相关者能制定良好投资决策的唯一方法。饮料生产企业,如SABMiller或可口可乐,需要考虑未来水资源紧缺对其业务带来的潜在风险,同时积极地减少水的使用量。

金说,另一个很好的理由就是,“我们对下一代负有道德责任,因该留给他们一个可持续的世界。”

现在,他在谈综合报告,以及为什么公司应该编制包括详细财务报表、未来风险和策略的单一年报,以确保可持续业绩。

金说,“这个发展过程就像是野火。”他将在马来西亚举行的世界会计师大会上对这一问题进行专题演讲。

到2020年,应该会制定一套公认和通用的国际准则,将所有组织的财务和ESG报告整合起来。作为威尔士王子的可持续性会计报告项目的一部分,国际综合报告委员会确立了为可持续性报告,制定全球准则的目标,并将在明年向20国集团提交进度报告。

很显然,这是金十分关心的话题。在90分钟的采访中,他说话声音不高,但谈起可持续性的重要性却是滔滔不绝,语言流畅,思路清晰。事实上,很难找到提问的机会。

二十年前,金就开始思考董事会如何运作和公司的报告方式问题。南非的法律原于英国法律,但那时英国的公司法对公司治理和管理未作任何规定。金在1994年南非举行首次民选时发表了首份报告,明确提出要填补这一空白。

他说,“我对公司治理以及如何领导和控制公司变得十分着迷。”他把综合报告看成是可持续性报告和公司治理的发展结果,同时希望综合报告能让主流社会做到以可持续性为决策基础,并使决策与战略、风险和业绩密不可分。

他最近提交的公司治理报告—“金(莫文)2009年南非治理守则”,已经被约翰内斯堡证券交易所接受作为一项规章,尽管对南非的公司来说提交治理报告还不是法律要求。

金说,综合报告“应该解释公司会如何对社会和环境带来正面和负面的影响,以及公司计划如何在来年改善那些负面影响。”如果没有可持续性的信息,投资者要根据未来业绩和潜在风险作出决策是不可能的。

顽固保守的学校老理财家可能仍然认为,也许可持续性只是动物爱好者需要担心的事情。当然,这是管理野生动物栖息地的底线,但是公司如果不思考未来的可持续性可能会导致严重后果。

金注意到,耐克公司因为被传利用童工制鞋导致其股价于1997年下跌40%。最近,也许英国石油的股东们会注意到,该公司比任何竞争对手的油井都钻得更深,因此面临更大的风险。

公司的无形资产—品牌和声誉,现在具有更高的经济价值,这时常使得其市值显得不那么重要。就是这些无形资产,在可持续性的丑闻中损失最大。同时,消费者和投资者越来越关注企业对社会和环境的影响了。

2006年,当时全球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沃尔玛被迫重新考虑其业务战略,原因是价值2850亿美元的世界上第二大基金—挪威政府养老基金因为对沃尔玛的劳工和环保政策不满,而放弃了在该公司1.7%的股份。挪威说,投资沃尔玛包括了一项不可接受的风险,将导致基金成为严重违背道德准则的帮凶。

金说,这个事件使得沃尔玛扩大了其道德准则范围,以确保货源供应符合道德并被社会接受。对于零售企业来说,知道每件货物的生产地和生产方式,也就是能够做到追根朔源是十分重要的。这样才能防止丑闻和潜在的抛股,因为消费者更愿意购买他们认为更道德的产品。如果供应商想要向沃尔玛供货,就必须满足沃尔玛的条件。

金想起了上次美国总统选举期间发生的一件事:“华尔街日报”报道的一则故事说,一位父亲问他12岁的儿子更愿意选谁,是奥巴马还是麦凯恩?“都不选”,男孩回答。他进而解释,如果他有资格投票,会支持加州州长斯瓦辛格。“终结者?他知道如何当总统吗?”那位父亲问道。“也许完全不知道。”男孩承认,“但他在改善空气和水质量方面比别人都做得更多。而等我长到你的年龄时,那些将成为我的问题。”

该文章的结束语是:请予留意,因为这是你未来的顾客。金认为,这些未来顾客比他们的父母或祖父母对地球的状态更为关注。

“我有一个8岁的孙子,他不停地对我说,”你这么频繁地坐飞机,你的碳排放是多少?“金说起这个显得很高兴。”他和我的想法将是不同的。我们必须现在就开始采取措施。如果你和我都不行动起来,那是什么都不会发生的。“

所有这些意味着审计师比以前更为关键了。金说,”审计行业的职责是提供认证,他们需要更新知识。“

金说,商学院已经开始考虑将环境课程列入会计专业教学大纲,大型会计师事务所德勤普华永道安永毕马威已开始聘请环境经理和科学家来协助开展认证业务。他希望,可持续性认证将成为一项主流业务,而不只是时装店的功能。

金从上世纪80年代起开始积极参加社会活动,那时,南非的政治环境十分动荡,因为种族隔离压制变得更为严重,争取自由的斗争更为强烈。在这十年中,他辞去了法官职务以便进入商界。

1981年,他成为反饥饿行动组织(OperationHunger)的主席,该组织的目标是为南非农村的儿童提供食物,这些地区的失业和贫困问题通常十分普遍。

金以前总想成为一名律师。但是他现在承认,如果他在20世纪逃学而从头开始,他的想法已经变了。”现在的世界完全不同了。我不认为我会去做公司律师,我想做一名审计师—它让人着迷。“

那么,作为审计师的会计师能拯救地球吗?在金看来,他们能,而且必须。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南新路苏豪名厦28C1/D1  邮编: 518052   后台管理
电话:0755 - 2645 7565  传真:0755 - 2645 2500 邮箱:xiaojie-cpa@163.com
Copyright © 2014 深圳市永鹏会计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QQ:39249214
Powered by PageAdmin 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