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审计不了的报表

    向钱会计师事务所办公室,“钱所长”大声地叫喊:“没有审计不了的报表!这个项目由你来做!” “钱所长”火气直窜天花板,热得大家张大嘴巴直喘气。
   “是!是!是!”小孔,已交了5年注册会计师会费的“孔方兄”唯唯地应着。
    刚才小贞从韦发公司回来,向“钱所长”汇报了韦发公司的初步调查情况:韦发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等五人由于贪污、挪用公款已被检察院逮捕。跟公司有关人员聊天,了解到公司用很多白条出账,一些费用报销,根本就没有经办人签名和任何主管领导审批。上年度的凭证还没有装订,每叠凭证只用一张四开纸包着,用一条姑娘用来扎头发的软胶圈勒着,然后放进废弃的邮包里,那一包包邮包就塞在账柜里。还没有打印出以前年度的明细账、总账……总之,韦发公司很乱很乱,审计风险很高很高。
   “我们不能接这样的项目!”小贞最后建议。“钱所长”再次、再再次叫小贞去做,小贞就是说不做,最后小贞说再要她做,她就辞职。
   “我马上签字!我马上签字!最好你滚得远远的!” “钱所长”大声冲着小贞,然后转过头来喊小孔接手。
   “8万元的审计费用,我们从哪里找这么高的项目?”“ 钱所长”大声地对着“孔方兄”,“没有纸账就做不了吗?没有装订就做不了吗?领导进牢子就做不了吗?有问题就不能做了吗?风险高就不要做了吗?”
    办公室里众人木然地呆着,只有“钱所长”的吼声在响动。
   “世上没有审计不了的报表!把问题统统查出来,我们就没事儿;他们公司不更正,我们就写在报告里;他们公司不配合,实在做不了,我们就出保留或无法表示意见的报告。” “钱所长”的声音仍在震动着大家的耳膜,“没有任何问题难得过人类的智力。只有笨蛋才不会做事,只有瞎子才不会捡钱!”
    ……
   大家的身心被“钱所长”的吼声一次次地震动着……


(又到了岁末年初,大家都忙着翻凭证,做底稿,日夜做着那干燥的苦事,顺手捡起去年写的一篇小品,让大家笑笑,“审计也不过如此!”没什么正经的!)

故事新编---本故事纯属虚构,请不要对号入座

          红楼集团公司审计记
                  2009、12、23


     在直隶府14万平方米的富贵块地拍卖会上,红楼集团公司最终以70亿元标价力压万金油房地产公司而取得了富贵块地的开发权。但由于红楼集团公司在一个月内无法向直隶府缴纳前期35亿元土地出让金,直隶府便没收了红楼集团公司10亿元拍卖保证金,同时收回了富贵地的开发权。次日,红楼集团公司股票便从每股100元降落到80元。
    报表资产1万亿元的红楼集团公司垄断了全国盐业生产运输销售,并且每年商品房销售收入2000亿元,现在居然连35亿元的流动资金都拿不出来。在全国汹涌波涛的议论声中,红楼集团公司董事会决定聘请世界五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毕德会计师事务所对红楼集团公司进行一次彻底的清资核产审计。

    以国际资深注册会计师克马为项目组长的毕德会计师事务所一行6人审计组,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奋战,终于得出了初步审计结论。
    在初步审计结论讨论会上,尚未取得注册会计师资格的26岁助手李强报告:“红楼集团公司副董事长贾赦,亦即董事长贾母的长子,在快乐别墅区分散拥有50座别墅,里面藏有一百多个中土西洋的漂亮小妞。贾赦的宝贝儿子贾琏,红楼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在梦幻别墅区也分散拥有20座别墅,里面也藏有上百个漂亮小妞。他们弯弯曲曲,每年,贾赦从公司转出100多亿元公款养小妞,贾琏转出50多亿元公款养小蜜。”
    尚未取得注册会计师资格的25岁助手张金拿出他的审计结果:“集团公司财务总监王熙凤小姐,亦即副总经理贾琏的老婆,副董事长贾赦的儿媳妇,也是转转折折,通过复杂关联方交易,每年把1000多亿元资产转到哥哥王仁开办的王公集团公司账上。”
   尚未取得注册会计师资格的26岁助手赵亮也和盘托出了审计成果:“红楼集团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贾政,亦即贾母的幼子,前前后后将公司2000亿元资金转到瑞士银行秘密个人账户上。”
    实习生李丽也报告:“80多岁的董事长贾母,每年花费上100亿元从西方进口几十部大片毛片来看,这笔巨资都变相打入公司广告宣传费里。”
    实习生孙红也报告:“副董事长贾政的宝贝儿子媳妇,集团公司投资部正副经理贾宝玉和林黛玉,投资欧洲富通公司股票1000亿元,现已蒸发950亿;投资澳大利亚外汇期权,现已亏损1000亿元。”
    克马吩咐着:“将贾母、贾赦和贾政扔到一边,将贾琏、王熙凤、贾宝玉和林黛玉的问题放到审计报告里。”
   “为什么不把贾母、贾赦和贾政的问题放在审计报告里?他们可是犯罪啊,性质很严重;他们每个人错报金额都远远超过重要性水平!”李强发问。
   “查出了就要报告,书本上是这样要求的。我们不能违反审计准则,我们不能违反法律规定。”赵亮也附和着。
   “你们是死读书,读死书,十足书呆子!让你们来审计,事务所要喝西北风的。难道你们一点都不知道,委托毕德来审计的是董事会,给我们审计费的是董事会,董事会就是董事长贾母、贾赦和贾政他们三个人把持。我们揭了他们的痛脚,抽了他们的脚筋,与他们处于敌对状态。他们愤恨我们,就不给我们1亿7千5百万元审计费,日后更不会把审计业务交给我们做,我们就吃大亏了。由别的所来审也是这样做的,甚至比我们还要软。”克马教训着。
   “我们这样做是违法的,查出来我们就完蛋了!”李强李丽们惊怕着。
   “绝对没问题!现时的中国审计就是这样软,大家都放水,法不责众嘛。并且贾母、贾赦和贾政他们不懂财务,只会画圈圈,吃喝玩乐,绝对看不出报表有问题的。”克马继续教训。
    于是一份有关贾琏、王熙凤、贾宝玉和林黛玉财务问题初步沟通审计报告底稿便放在财务总监王熙凤桌上。

    在福满地国际大酒店豪华包厢餐桌上,王熙凤小姐虚心地向克马等6人请教:“我们有很多做得不好,请大师们多多指教。日后我们红楼集团想聘请各位大师作为常年财务顾问,愿我们日后能够好好合作。”
   “哪里?哪里?我们只懂点书本理论。要说实际经验,王总可是个高手,我们应该向你学习才对。”克马奉承着。
   “我们公司新近从苏州进了一批手娟,薄如蝉翼,柔软似水。各位大师工作辛苦,汗流湿背,我每人送一条方便擦擦汗。”王熙凤一边说着,一边将一小包塞入各人手提包里。
    ……
    半天后,王熙凤吩咐酒店服务生将七歪八倒6人扶到三楼怡红院桑拿按摩室里……

    在红楼集团公司董事会上,各位董事认真地看了包括投资部违规投资在内的清资核产审计报告。
    最后,副董事长兼总经理贾政提出:“投资部投资失利,给集团公司造成了一定的损失,我建议免去贾宝玉、林黛玉两人投资部正副经理职务。年轻人缺乏经验,在成长中跌倒是很正常的事,我们作为长辈的要多多扶持,我建议让他们去美国哈佛商学院深造,红楼集团日后还要靠年轻人来支撑吧。对公司目前经营困境,作为副董事长兼总经理的我负有一定的责任,我想今年明年我就不再领取6616万元年薪了,为公司无偿辛勤工作,带领公司早日走出困境。”

    在一套三房一厅的出租屋里,上天会计师事务所的注册会计师王虎对合租房的毕德会计师事务所张军说:“你们毕德所真厉害,不到两年工夫,你们所的李强就买到了一幢两千几万元的别墅。”和他们合租两年的李强上午搬进了别墅区居住。
    “外资所一样不好,我每年也只有十多万元收入,也不够买一个卫生间的钱。你上天所比我可好得多了。”
    “国内所惨得多了,我是注册会计师,累生累死一年也只有五六万元收入。你不会骗我吧,李强那么多钱,说不定明后天你也跟着搬进别墅里住,剩下我一个人独守出租屋。”
    “可能是他炒股发的横财吧。”
     ……

    5年后的9月11日,公安部追查到红楼集团公司在末山岛制造冰毒,税务局追查到红楼集团公司累计偷税1000亿元,工商局勒令红楼集团公司关门清算。
    当天下午,贾宝玉和林黛玉手握手跳进了同心湖。
    当天傍晚,贾母在红楼大厦88层卧室烧了一条蜡烛,霎时,火光冲天而起,从88层楼直窜星空。
    整个夜晚,红楼大厦红红火火,火火红红……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南新路苏豪名厦28C1/D1  邮编: 518052   后台管理
电话:0755 - 2645 7565  传真:0755 - 2645 2500 邮箱:xiaojie-cpa@163.com
Copyright © 2014 深圳市永鹏会计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QQ:39249214
Powered by PageAdmin CMS